【阴阳师】我家式神的那些故事--判官

♡灵感来源:实习的我好不容易回趟学校结果被室友安利了阎判这对cp♡

♬阎魔x判官,因为写的是我家式神,基本情况属实,其余脑洞就靠自己了♬

☆我真的没有ssr,一个都没有,so非,请不要喷如此非的我QAQ写的不好也请见谅☆

 

☆.。.:*・°☆.。.:*・°☆.。.:*・°☆.。.:*・°☆

我一直觉得判官是个很奇怪的式神。

 

他刚来的时候,我看他小小一只拿着大毛笔走路磕磕绊绊的,心说是谁给他眼睛前面带上了一块布,想着伸手给他拿下来,却被他毕恭毕敬的躲开了。

 

“在、在下带着这个很舒服,请主人不要摘。”

 

奶声奶气的敬语,惹得我一下子笑了出来。

 

“可是啊小判官,你带这个看不清路,会摔倒的。而且不用叫我主人啊~喊我阿爸就好啦!”

 

我摸了摸他的头,也不强迫他真的要取下来,只是侧面建议一下。

 

“呜……可这个是、是阎魔大人给在下带上的。”

 

大概是委屈了,哭腔都出来了。啊~再是sr他也还是个孩子,还是不要勉强他了。不过他说阎魔?那个ssr么?噫!

 

没有ssr的我,抱着懵懂的小判官嗷嗷的哭了出来,小判官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学着我的样子,用毛笔糊了我一脸墨汁。

 

后来小判官被我带着看萤草雪女他们酣畅淋漓的打怪,站在一边的观战区也是笔杆条直。没事我就看看他,发现他很认真的用毛笔在地上记录着每一战,结果被雪女一个暴风雪吹来的风,不小心吹没了。

 

小判官咬紧了下唇,如果眼睛上的布不在,一定可以看到他哭泣的脸吧?

 

我见过别家的判官,以前打突破的时候一个死字甩过来,我就有种我还不如直接死了的想法。可我家判官还小,甩出来死字也不会很厉害,我只好让他没事就在院子里练练字,好歹以后写个死字,也是最漂亮的死字。

 

结果我发现,一晚上过去,前院满地都是死,后院满地都是阎魔大人。

 

“小判官,你很想阎魔么?”

 

有天晚上我坐在院子里看着已经成长为青年的判官问他,他明显僵了一下,停下手里的毛笔:“主人,请直接喊在下判官就好,不用加个小字。”

 

“我不管,你都不改口喊我阿爸,我也不改口。话说你不要岔开话题,我问你呢你是不是想阎魔了?”

 

“……阿爸,阎魔大人是在下最尊敬的……”

“行了行了,不勉强你。”

 

我站起身拍拍身上的土,笑着扬起头看着已经比我高的判官:“我呢,没这么八卦。我只是想让你喊我阿爸而已~”

 

反正我也看不清判官的表情,转身抱起趴在地上睡觉的山兔,放在一边的山蛙身上让它悄悄慢慢的带山兔去睡觉。

 

有一天我去打百鬼,本想着再打个山兔的碎片攒一攒,山兔跳山兔跳~山兔跳完山兔跳~

 

但是不小心脚底自己绊了自己一下,再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发现,我打到了一个……

 

“阎、阎魔?!”

 

我拿着碎片赶紧跑回去,直接撞在还在院子里看着小纸片人有没有扫干净地的青年判官身上。

 

“阿爸可有受伤?何事如此慌张?”

 

这孩子越大越不说人话,天天拽词文绉绉的,我都想拿萤草的蒲公英糊他一脸了。但是现在没工夫糊他,我喘着气说不出话,左手一个劲指着右手握紧的碎片。

 

判官疑惑的歪歪头,也是奇了怪了,明明看不到他是什么表情,我却慢慢能明白他的情绪了。我小心翼翼的张开右手,给他看那一片极为珍贵的阎魔碎片。

 

喘匀了气,我抱歉的跟他说:“对不起啊判官,阿爸太非了,召不来ssr,这次不知道走了什么运,虽然不是完整的阎魔,阿爸把这片碎片送你吧!”

 

青年判官小心接过那一片闪着金光的碎片,小心翼翼握在手里,最后还是放到收集碎片的屋子里去了。

 

“在下相信阿爸必能召来一位阎魔大人。”

“不,我觉得你还是不要相信我比较靠谱。”

 

后来判官长大了,我觉醒了他,心想着这回你总得摘了那块布了吧?结果看着神似白内障的判官,我哭的可惨了,惨到被麒麟一爪子拍了出去。

 

“判官啊!你怎么白内障了!”

“在下并非眼疾……”

 

判官没再多说,转头看了看收集碎片的屋子。我叹了口气,孩子长大了,由不得当爸的了。

 

因为我是个很非的阴阳师,在整个暮之霞都没什么名气,别家有个茨木酒吞的还能引得其他人前去看看或者挑战一下斗个技,我家就算大敞着门也不会有根大天狗的毛飞进来。所以我没有关大门的习惯,也方便了家里那几个调皮捣蛋的式神没事想出去玩的时候不至于够不到大门的门栓。

 

可是谁知道那天来了一群偷偷摸摸的小贼,趁着大半夜大家都在睡觉的时候摸进了我家。

 

灯笼鬼都睡着了,院子里漆黑一片,放着阎魔碎片的小屋子此时倒是发出了不小的金光。

 

吵醒我的是一阵嘈杂的声音,我赶紧跑出去,正看到判官甩了一个大大的死字砸在那群小贼身上。

 

判官一直都是云淡风轻的样子,或者应该说是认真的样子,克制情绪的样子。我从未见过他情绪失控,正因如此,即便是晚来的式神,大家也愿意喊他判官哥哥,因为他会给人一种守护的感觉。

 

可现在的判官,近乎于暴怒的,干掉了那一群等级还不小的小贼。

 

别的式神也有醒过来的,三尾狐亮出了锋利的爪子,被我拦下了。

 

“让他去吧,没事的。”

 

我坚信判官可以解决掉这些小贼,因为我看到了——

 

我看到了本应躺在收集碎片屋子里最华丽的锦缎盒子里的那片,阎魔大人的碎片,在判官不拿笔的手里,被攥的紧紧的,发出漂亮的光。

 

“判官啊,你为什么不好好看看阿爸啊?”

“在下的眼睛只为阎魔大人而生,其余的在下用心就可以看清了。”

“……生气了!阿爸要召唤个茨木回来给你看!”

“在下只是想提醒您,在还没有姑获鸟和妖狐和白狼的情况下,您召来茨木童子仅仅是为了气在下那是非常不……”

“孩子大了不中留啊!!!!!”

 

判官坐在院子里笑着看我哭闹着找山兔一起折腾,胸口的小御守里,放着那枚他终于愿意收下的,我送给他的,他最珍视的,阎魔的碎片。

♡࿉࿆♡࿃࿆♡࿉࿆࿆♡࿉࿆♡࿃࿆࿆♡࿉࿆࿆♡࿃࿆♡࿉࿆♡࿉࿆࿆♡࿉࿆࿆♡

 

有皮肤券了一定要给判官买新衣服!

让你不看阿爸!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w不嫌弃的话请给我留留言好吗?

初次打扰tag~请多指教啦w

 

评论(12)
热度(17)